您的位置:首頁 > 集團資訊 > 干部骨干培訓

2017年3月1日青年干部骨干培訓班——學員發言及點評

添加時間:2017-12-28 10:44:43   瀏覽次數: 次    【 】   打印   關閉窗口

學員靳鳳羽:

我要說的事情,在1187期簡報上已經登了,過程就不詳細說了,主要說下感受。

2月21日,我帶著我婆婆去大午醫院看病做檢查,是提前預約好的,石寒院長給我找的最好的內科大夫楊啟明醫生。他帶著救護車,車接車送,擔架抬著病人做了全套檢查,這算是笑臉相迎。然后又笑臉相送,把我和我婆婆禮送出門,沒有給一片藥片,沒有采取任何的救治措施。

為什么當時沒有向石院長反映?因為我反應比較遲鈍,完全被醫生帶著走了,看到檢查結果都很嚴重,自己就蒙了。我很自責,怎么這么嚴重才來看呢?光在家自己吃藥,不早來?人家讓我走,我就走吧,老人別死在人家這兒。我就是這樣想的,我肯定當不了醫鬧。回家就自己想辦法,去村里拿藥,又請中醫,人的、神的、鬼的方法都用上了,老人現在算是好點了。

過了兩天,我心情平靜了,捋了捋這件事,不對呀,怎么把我轟出來了?即使當時沒言聲,沒跟他吵起來,也得找石院長啊,這事怎么就過去了呢?越想越窩囊,越想越生氣。而且最生氣的是,去年12月份我跟著監事長去醫院開的座談會,會議紀要還是我寫的,給他們強調的就是這個問題:病人去了不能簡單的打發走,要采取相應的措施,才能送到上一級醫院。我怎么就沒說他幾句呢?我就生我自己的氣,當時已經完全失去理智,不會分析了。如果當時醫生說,你們得馬上去北京,當下我就要去北京。

后來我跟石院長反映了這個問題。監事長說,你得把這事揭出來。我要揭出來是不是就把大午醫院的牌子砸了,人家都不來看了?監事長說,你們都不去看了,還讓外人去看,咱們這不是欺騙啊,還要這牌子干什么?所以,我才寫了那篇感受,登了簡報。

后來我跟同事說了,同事就問我:我們都不去大午醫院看病了,你為什么還要去呢?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一些不好的反映。我說,我知道有些不好的反映,但是我考慮了,跟社會上比,還是覺得在我們自己家更踏實一些。總聽高層領導們說,我們的設備是一流的,所以,我信任大午醫院的設備好。再者,我信任石寒院長,她不會坑我,如果沒有好醫生,她也不會說有。再一點信任,我知道我們醫院有十幾萬、二十幾萬高薪聘請來的醫生,我想集團不至于盲目吧?在好多同事都不去醫院看病的情況下,我是信任你們的,我去了,你們就這樣對待我的信任。不說對得起做醫生的良心吧,你對得起這份高薪嗎?

前幾天,我又參加醫院的整改動員會,三個院長在前邊說。趙福才院長講的時候說,給醫院反映意見的是很多,可能十個里邊有三個不太客觀。我反應慢,當時沒什么感覺,散了會回到家,反應過來:不對啊,我剛反映了問題,這是說誰呢?我在微信群反問了一下,趙院長倒是給我解釋了一下。我信任大午醫院才去的,但是你們沒有對得起我這份信任。

順便再說說集團,集團一直給員工宣傳“我們要建自己的醫院,建我們信任的醫院,我們內部員工的醫院。”可是我們這一萬多人,有多少人還去大午醫院看病呢?是不是就我一個傻子去了?我想問問集團高層,花幾個億建那么好的醫院,高薪請來那么多的醫生,什么時候給我們內部員工一個放心的醫院?什么時候解決我們一萬多人的后顧之憂?

學員楊華:

學校和醫院都是服務行業。作為兄弟單位,我對醫院的醫護人員們充滿了敬佩。但老師們反映的情況,讓我不得不說一下。

一、好多學生拿著一卡通去醫院看病的時候,卡里面的錢不夠了,或者是沒有錢了,咱們的大部分醫護人員都把孩子轟回來,讓孩子扛著病跑回小學部,然后跟班主任要了錢,再回去看病。我覺得孩子的病是重要的,而且老師們也不會無故拖欠醫院醫藥費,咱們應該先把孩子的病給看了。

二、有部分醫護人員對孩子的態度,讓我不敢恭維,不耐心問診就給孩子開藥。年前四(2)班有兩個孩子感冒了,于是兩個人結伴去醫務室看病,醫務室也沒怎么問,就給兩個人開了一樣的藥,吃了四五天藥,兩個孩子也不見好。后來還高燒起來了,班主任就又帶著孩子來到醫務室,醫生說要輸液,這兩個孩子又怕扎針,堅持不輸液,老師只能帶著孩子去了村里的診所。到那后,人家說沒大礙,沒必要輸液,而且輸液也對孩子身體不好,就給開了兩天的藥。沒想到兩天的藥沒吃完,孩子的病就好了。后來孩子跑到老師跟前問:“老師,怎么咱們醫務室給開的藥不管用啊?”這個班主任只是無奈地笑笑。

三、一些工作人員的工作態度比較懈怠,尤其是晚上值班的時候。記得有一次我們班一個孩子深夜生病,生活老師帶著他去就診,敲了半天門,才有人應聲,說,什么事?生活老師說,孩子生病了,麻煩您開門給看一下吧!這個醫生就說,怎么現在才來看病啊?而且根本就沒有要開門的意思。我們的生活老師當時也特別生氣,我覺得這種態度是不應該的。

上周一我值班的時候,四(7)班有個孩子突發癲癇,我給他們班主任孟老師打了電話,他在醫務室那邊請醫生出診,可能一名醫生出診要帶一名護士吧,不知道什么原因,這名護士因為敷面膜,沒有跟醫生過來出診,還好孩子沒什么大礙。如果孩子要真有什么事,我們老師還真幫不上什么忙。

來到大午小學三年了,給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,就是我們班有個叫馬欣藝的學生,晚上高燒,因為我得上課,就讓班長帶著他去醫務室看病。從晚上吃完飯到第二節晚自習下課,都八點多了,還沒回來。我當時就急了,就讓另一個老師帶著孩子們回宿舍,我去醫務室找他們。在半路上碰見了這兩個孩子,正往回走,但馬欣藝還是蔫頭耷拉腦的。我問他,你看了嗎?他說,看了。我說,怎么看的,打針了嗎?他說,老師,醫生沒給我打。我說,為什么呀?我忽然看見孩子手里拿著玻璃瓶裝的針劑,特別吃驚。我說,你怎么拿著藥回來了?他說,老師,醫生說太忙,沒時間給我打。我的火一下就上來了,領著孩子就闖進了醫務室,沖著醫生就喊了起來。我的態度也特別不好,我說,你們怎么這樣啊,讓孩子拿著藥劑就回去了,就算是孩子的病沒什么大礙,拿著玻璃瓶的藥劑回去,萬一扎了人,也是麻煩事兒!當時醫護人員一個勁兒地道歉,說是工作太忙,又是一個剛剛入職的新護士,不了解情況……最后還是給孩子打了針。

我覺得這些事都是一小部分人員的工作行為,大部分醫護人員的工作行為還是值得稱贊的。聽說低年級的一個孩子在醫務室就診時,拉到了褲子里邊,我們醫護人員給孩子擦干凈了身體,洗干凈了衣服。聽到這件事以后,我又感激又敬佩。這本該是我們老師應該做的事情,但醫護人員不怕臟,不怕臭,這種精神值得我們學習。

學員張平:

楊老師說了關于學生們的就醫情況,對醫院的服務情況提出了批評。我們溫泉也是服務行業,溫泉十年的發展,一直伴隨著批評的聲音,所以我想對咱們醫院的同事說,今天的學習會只談醫院存在的問題,可能有些刺耳,但我們要擺正心態,正確面對。

溫泉度假村的一位員工寫的12月份工作總結。我看了這份總結之后以后,就直接轉發給了石寒院長。這份總結中有關醫院的部分:

“在這里,我想說一下醫院的服務態度。我在咱們醫院拿過兩次藥了,每次的服務態度都特別差。上次胃疼的時候,我就去拿了點藥。當時排隊的孩子特別多,都是感冒咳嗽的。醫生問一個孩子,你怎么了?孩子說,我咳嗽。醫生說,你咳嗽什么,我看你是看別人花錢拿藥,心里不舒服。我感到很驚訝:父母都沒在孩子身邊,我們應該多關心一下孩子,不是嗎?輪到我時,我問醫生,這藥該怎么喝?他也冷冷的一句,有說明書,自己看!我當下就無語了。我們集團的大醫院馬上就要投入使用了,現在我們拼的就是服務,如果說就是這種服務態度,就算醫術再高明,服務態度惡劣,患者也不會來。”

我沒記住這位員工的名字,應該是來的時間比較短。這樣一位普通員工都能把醫院的問題寫到總結當中,我挺高興。并不是說我對醫院有多大的意見和成見,因為我本人并沒有遇到這種情況,但我希望醫院的各位同事能聽得進批評。我剛才說過,溫泉的發展一直伴隨著批評的聲音,只有聽得進批評,才能改正,才能進步。所以大家先不要不愛聽,一定要先聽進去,因為這是進步的前奏。

學員徐莉英:

建筑公司人最多,現在有近2000人。建筑行業是一個危險行業,工傷比較常見,有些小工傷像劃破手指什么的都直接到大午醫院縫合、治療,嚴重些的,則要去徐水的醫院治療。

前幾天,一位司機到工業園卸土,下坡時車翻了,司機的胸部碰了一下。我們立刻去大午醫院拍片,片子出來之后,醫生說骨頭沒事,回家歇歇吧。陪同的同事說,不開點藥嗎?醫生說不用開藥。司機說,你給開點消炎藥吧!挺疼的。于是大夫就給開了點消炎藥。兩天之后,司機的胸部疼得厲害,要求去縣醫院檢查。到了縣里的醫院后,醫生咨詢了一下病情,又讓病人做了一個CT,結果顯示,右側肋骨部分骨質不連接。醫生解釋說,骨質不連接就是骨折,就好像一根樹枝折斷了,里邊斷了,但外皮還連著。司機不得不住院治療。

如果我們的大午醫院第一時間發現骨折,也許他就不用去徐水了。事實證明,咱們的設備確實是先進的,徐水的一些醫院,我們去了之后,他們就問:你們大午醫院的片子帶來了嗎?你們的片子很清楚,不必再拍了。我希望咱們的醫院不僅設備先進,技術水平也應該更高一些。

年前,臘月二十七,我們財務處的一名女同事上班時突然暈倒,財務科科長很著急,給醫院打了電話。過了幾分鐘,醫生還沒過來,于是他又打電話催,得知醫生已經出來了。因為著急,財務科長就找到我:徐主任,咱們找輛車把病人送過去吧!我正準備開車的時候,看到兩位醫護人員急匆匆地走了進來。看到她們是步行過來的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病人這兒這么著急,哪怕是騎輛自行車也行啊!她們在建筑公司為病人做了簡單地檢查,建議去醫院拍片,我就開車去了醫院。當時的收費是300多元,有10塊錢的出診費,我覺得10塊錢的出診費無所謂,但時間就是生命,對于危重的病人來說,提前兩分鐘或許能挽救一條生命。我建議醫院給醫護人員配備一些便捷的交通工具。

新醫院馬上就要開張了,現在我們的設備是先進的,我希望醫護人員的醫療技術水平和服務水平也是一流的,把大午醫院辦成百年老店。

學員孫芳芳:

給大家分享溫泉大世界的兩個例子。

一、去年暑假,我們室外海嘯池開放,一位30歲的婦女,帶著她的兒子在海嘯池玩,造浪期間,一個浪過來,她只顧保護自己的孩子,自己倒在地面上,鼻子很快就腫了。服務員看到之后,就帶她來到了醫院。因為是我們自己的醫院,心里比較有底。到了醫院后,醫生建議拍片子,客人也想知道自己的真實病狀,就拍了片子,結果出來以后,拍片子的醫生說,沒事,就是腫著呢,回家養養就行了。當患者和服務員就要起身離開的時候,來了一位資質比較老的醫生,看了片子之后,說不行,鼻子腫得太厲害了,得去縣里的醫院做手術,還得矯正一下鼻子。當時,我們的工作人員和客人心里都沒底了,在這位醫生的建議下,我們去了徐水縣醫院,到了縣醫院以后,醫生說把你們的片子拿過來。他看了我們的片子之后說,你這片子不是挺清楚嗎?就是腫著,沒什么事,回家養養就行了,我們就回來了。事后,領班和客人溝通,我們得知客人確實沒什么事,領班和客人還成了朋友。我想,我們有一流的設備,設備如果不好,縣醫院的醫生肯定會讓我們拍片子。但為什么兩個醫生看同一張片子,得出了不同的結果?我覺得是人心的問題,如果沒有醫德,沒有精湛的技術,我們請他做什么?

二、3月1號下午4點,在溫泉大世界暖炕上有一位女士,30多歲,帶著她的小女兒玩。女孩的左腳大拇指擦破了一點皮,黃豆粒那么大。工作人員看到了,就給孩子擦了一些碘伏,這位女士比較疼愛自己的女兒,擔心水污染會對腳造成傷害,想去做進一步處理。領班就帶著客人去了大午醫院,并向醫生說明了情況。醫生建議拍片子,我們的工作人員聽到很吃驚,擦皮只有黃豆粒那么大,并沒有出血。為了安撫客人,我們也拍了片子,結果當然是沒問題的。拿到片子后去詢問醫生,一系列的詢問后,醫生說得打破傷風針,我們遵循醫生的建議后打了針,但15分鐘之后,女孩對破傷風針過敏,局部出現了紅腫。經過和客人協商,我們離開了大午醫院。到了景區,在我們和客人溝通的過程中,客人看了我們的環境,不存在鈍器或是造成污染,就沒有選擇到縣醫院打高蛋白。事后,有一位王醫生對我們領班說,“別跟那位醫生一樣,他今天剛來的”。為什么讓剛來的醫生給我們看病?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培訓過,或許有精湛的技術?通過這件事,我們能看到,他是拿對待外邊的病人的流程,來對待集團的患者。我們的大醫院是想建有別于其他的醫院,是接地氣的醫院,但如果這樣經營下去,我是不敢恭維。希望醫院能夠真正為我們保駕護航,因為溫泉是服務行業,摔傷磕傷是我們最擔心的問題。

學員盧慧杰:

我是大午醫院的忠實患者。我跟醫院打的交道非常多,做過三次大手術,四次小手術,我非常感謝那些給我看過病的醫生。我的孩子在大午中學上初三,去年冬天,他的班主任潘燕潘老師給我打電話,說五六個學生都在發燒,其中包括我的孩子劉若菲。我說我帶同學們去大午醫院看病。潘老師說不用了,一會兒村里有車來接。我挺奇怪,為什么不在咱們醫院?潘老師說,孩子們都燒了好幾天了,但醫院有規定,發燒在38.5度以下的,不輸液。最后我的愛人劉建學拉著五個小孩去村里了,晚上十一點多才回來。

年前,我感冒了,去拿藥。當時大夫正在和一個人說話,旁邊有一個五六年級的學生,夾著體溫表。一會兒,學生問大夫,我這個表行了唄?大夫說,你再夾五分鐘。其實很多孩子都知道,夾五分鐘,體溫肯定能在表上顯示出來。我覺得這個大夫有些不負責任,學生的課間就十分鐘休息時間,稍微延誤一下,就會耽誤上課。為什么不為學生多想想呢?

我們的態度非常重要,大午醫院如何才能成長起來,留住病人?需要從內功練起。只要有了一流的技術和服務,集團員工和學校師生將是大午醫院最好的宣傳員。我們不用大做廣告,也不用拼命宣傳,患者之間的口碑相傳就是最好的廣告。我相信咱們的醫院能夠端正風氣,逐步發展起來。

我再多啰嗦兩句,十年以前,我到物探局醫院看病,正月初一住院,正月初八手術,發生了醫療事故,我不得不馬上去北京手術。從那以后,我說打死也不去物探醫院了;我在北京手術,非常成功,于是我給人家送了錦旗。不僅如此,北京醫院給我做手術的專家曾經多次集團游玩,每次我都會熱情招待他,送他禮物,前幾天他還來過一次。

如果一個醫院,醫生的技術和醫院的服務不好,患者會告訴身邊的人;一個醫院的醫生醫術高超,服務到位,患者也會告訴身邊的人。病人不怕花錢,只怕看不好病,所以我希望大午醫院能夠轉變,把我們的服務提上來,把醫術提上來。

今天下午我們小組討論的時候,員工李娜說,她的母親病重,咱們醫院根本沒有接診,就直接推出去了。這讓人非常寒心,希望醫院能有所改進吧。

學員張明煥:

從去年到現在,我和醫院打過兩次交道。一次是我愛人生孩子,女兒是在徐水縣醫院生的,第四天檢查,黃疸達到19個點,ABO溶血。醫院說你家孩子有黃疸,看看去吧。嚇得我們趕緊轉院跑到保定,上新兒科,住了15天的院,總算把小孩救回來了。第二次是學校老師陳士菊,住保定第一中心醫院。活蹦亂跳的進去了,眼看就要活蹦亂跳的出院,結果人沒了。這兩件事讓我對醫院有了恐懼感,不敢進醫院的門。

去年我當班主任,有個學生叫付明秀,發燒,燒得臉都紅了。我一摸,覺得很燙,就讓孩子去打針。結果幾分鐘學生就回來了,我問他,這么快就打好了?他說,醫生說我燒得不嚴重,醫院的藥剩的不多了,不給我打。當時我就急了,我叫班長領著她再去醫院,跟醫生說張明煥讓他給這孩子打一針,必須打!這樣孩子才打了針。我把這個情況反映給石寒院長了。

年前,石院長找我們溝通,幾個院長也都到了,說新醫院要搬走,希望學校自己招人,建醫務室。我們只懂得教書啊,招個老師還行,招個醫務工作者,我哪知道他有什么技術?再說咱們的學校有7000多師生,快8000人了,這是多大的市場啊,如果對外招標,找醫務室,一年的場地費至少也得收十萬元吧!我不明白大午醫院為什么要放棄學校的師生。

醫院是咱們自己家開的,現在給學生看不了病,給職工看不了病,學生和職工都往別的診所跑,這事兒就得好好想想。如果真讓學校管起醫務室來,也要給我們留個技術過硬的、責任心強的大夫,不留好大夫,學校這七八千人也不干。

今天看簡報,我感觸挺深。為什么呢?醫院的問題和我們學校的問題有相似之處。上一期簡報,財務處副處長田紅給學校提意見,我有幾點感受。

一、中學部分老師不好管理、思想不端正,問題的根源在哪?老師的問題,根源在我們領導身上,主要在我。我平時的行為影響著老師們,這我得反思。我沒有約束好自己,忽視了對教師進行引導、教育和幫助。簡報發下來后,我們連續開了三次會,每次至少半天,主要內容是自我剖析,查找自己身上的毛病,我們每個人幾乎都說出身上存在的自私、狹隘、虛榮、沒擔當等不足。我們沒有要求好自己,就不能帶好我們的隊伍。面對職工的錯誤,我們要從自身找原因,因為正人要先正己。

二、聽不進批評和意見,何談進步?最初看簡報的時候,我心里很不舒服,覺得一下子把學校都給否定了。可能現在醫院的同事跟我當時的心理是一樣的:這一下子完了,身上的錯讓人家揭了,還宣揚出去,大家都知道了。可仔細想想,這有什么不好呢?可能老師平常光批評別人了,所以被別人批評的時候,就更不愿意接受。我們看了簡報,有的說去反思反思,有的還在找借口。老師也是一樣,在微信群里,我得到的反饋是各種各樣的借口。可借口越多,錯誤就越多。

咱們集團是一家人,人家說我們錯了,我們像個小刺猬似的炸起來,不接受人家的意見,那就談不上進步。自己家人的意見都聽不進去,外人的意見、家長的意見估計也是耳旁風。我想,只有那些在乎你的人,才會給你提意見,批評你的人就是幫助你的人。

醫院是服務行業,學校也是服務行業,都得用心把這服務行業做到位。聞過則喜才是正確的態度,原來我是聞過則惱。我想,要想真正做到聞過則喜,不僅僅要放下虛榮,還要有坦蕩的胸懷。我們從現在開始,檢查自身的錯誤,老師們沒有錯,錯的是我們領導。我們要改正自己。

一句話,如果醫生能把病人當作家人來救治,老師把學生當作自己的孩子來教育,我們的事業就能做好。

副班長孫萌:

醫院從分工上來說,是我負責的。出現這些問題,確實是管理上出了大問題。我覺得醫院的干部員工,應該坦蕩地面對這些,正視自己存在的問題。

去年,我母親身體不舒服,擔心是糖尿病。我帶她去醫院檢查,但咱們這里沒有驗血糖的試紙,所以我帶她去了物探醫院。回來以后,我問咱們的醫生,為什么不配備驗血糖的試紙呢?他們回答說,病人很少,試紙時間長了就過期。我說這個思維都很奇怪,如果這兒是一個小診所,很保守,也不想繼續發展,不備也行,但我們是要建大醫院的,你不配備這種試紙,那些糖尿病人什么時候會來這里呢?有了這種試紙,人家才會上咱們這兒來啊,難道這個道理都不懂?

年前,我們家琳琳,只要感冒就鬧嗓子,說不出話來。我帶她去咱們醫院看病,我進去以后,樓里既沒有標識,也沒人接待,不知道去哪兒。后來有人把我帶到診室,當時是十一點,醫生去已經吃飯了。等醫生回來后,因為孩子嗓子不好,要用壓舌板看喉嚨。醫生拿了塊兒鐵板,在洗手池邊上,用暖壺往鐵板上澆熱水,我問這是干什么?她說消消毒。我說算了,別看孩子喉嚨了,開點藥得了。

這真是我親身經歷的事兒啊,我是董事長,還是管著醫院的領導,我帶孩子去了,也不過是拿開水燙燙,消消毒,真是哭笑不得。如果普通的患者去,會不會連熱水消毒也省略了?誰家孩子不是寶貝,誰不怕傳染疾病?我們到任何一個小診所去,都有一次性壓舌板,可我們這兒沒有,奇怪不奇怪?

這些問題很復雜嗎?不是。可我們醫院這么多人,又是高薪聘請的,又有這么多干部,這樣的小問題都沒人解決。多么可怕?多么可惡?

第三件事。前天晚上,張媛跟我說,琳琳感冒時,從咱們醫院買的同一種藥比保定的藥店要貴十多塊錢。張媛向醫院反映,反饋來的信息是:按照咱們的制度規定,要按一定比例加利潤,大概就是這么個意思。

你說咱們這醫院還有人負責嗎?咱們口口聲聲說,要辦最好的醫院,給咱們的職工和學生們提供便利。可這些話沒有落到實處,我不否認醫院里有高水平的,也不否認有些人技術是不錯的。但我覺得做任何一件事情,首先是態度、心態,是責任心。你有天大的本事,你不真干,有什么用?比如壓舌板的例子,恐怕一個十來歲的孩子,也知道該用一次性的,可醫院這些高薪的醫生卻不知道。真不知道嗎?是態度出了問題吧?難道我們要辦成吃大鍋飯的國有醫院,病人死了也沒人管?我們的醫院有問題,而且非常嚴重!

醫院的問題,關鍵是人們的思想出了問題,我認為是沒人負責任,如果有一個人敢于負責,醫院就不是這樣。我曾經對建筑公司的干部說,周恩來從小有“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”的志向,他從小就想治理國家,所以才成為國家總理。一個普通員工,想當項目經理,那你將來就是個項目經理。可是醫院的院長們沒有拿自己當個院長,基層的員工也沒有把自己的工作當成事業,沒人對工作負責,對病人負責,這是非常可怕的。

上一期簡報中,財務處副處長田紅寫的總結,對學校提出了意見,也點醒了學校,我覺得真是好事。張明煥校長說,剛開始他們不認為田紅說的不對,只是覺得說得太嚴重了,在集團公開,面子上掛不住。有些干部認為,大伙兒現在心這么齊,想干事兒,好不容易有點榮譽了,這么提意見,一下把大伙兒擊垮了。這不類似于“皇帝的新裝”嗎?人家不說,你就穿衣服了嗎?把問題曝光出來是天大的好事兒,這樣大家才知道自己存在哪些問題,才能繼續進步。

張校長今天的認識非常好,出了問題,要從干部身上找原因。

醫生和教師有相似之處,一個救死扶傷,一個教書育人,確實是很神圣的職業。但大家不要以為自己當了醫生就神圣了,我也對學校的老師們說過,不要認為你從大學的校門里走出來,當了老師,就真以為自己是個老師了。“學高為師,德高為范”,只有知識淵博,品德高尚的人,才是真正的老師。特別是“德”,如果老師沒有師德,醫生沒有醫德,本事再大,也不是一個合格的教師,不是合格的醫生。其次,才是學識和技術的問題。現在社會上為什么這么多醫鬧,除了有些病人不了解醫學知識以外,更多的是因為醫生對病人不負責任,所以病人或家屬才會鬧事。如果醫院的干部員工還用現在的心態面對病人,我們遇到的醫鬧少得了嗎?我們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,把工作當事業去做,如果真的有了負責任的心態,即便遇到醫鬧,集團也會支持你們。如果我們自己的良心壞了,對病人不負責,甚至推脫、糊弄,那就真的有愧于自己的職業。

學員石寒:

我的臉一直在發燒,心跳的也非常快,這些問題的揭露,我覺得是非常應該的。就應該把它公開,醫院出現這些問題,實際上就是思想出了問題。醫院招了這么多人,沒干什么事,掙了好多罵,實際上這一年來醫院的人們真沒干什么事。在干什么?老同事在比待遇,比干工作,干的多,還是少,新來的高薪人員,拿著高工資不敢承擔責任。所以,醫院目前就處于混亂的狀態。這個混亂根子在我,一級醫院成立的時候,之前只有趙福才,盧麗英,李會青、劉覓文四個人。趙福才是集團的老干部,盧麗英來了十多年了,應該說這是我們醫院的底色所在,他們和新來的人比待遇。那個時候,趙福才已經隨集團的干部入了社保,其他的三個人加入了集團的內保,一級醫院籌建和為新醫院做準備的時候,我們出臺了一個政策,對新人我們辦理三險,所以他們不平衡了。幾次找到我,要申請加入社保。我沒有堅持我自己的原則,也違背了企業的理念,我給他們把內保轉入了社保。大家在座的都知道,我在這個主席臺上,曾經多次講過內保也回答過大家的問題。集團的內保是我任工會主席的時候,牽頭起草宣傳執行的,可是這個制度我帶頭破壞了它,我不僅破壞了制度,我還把在集團工作的老干部、老職工推向了門外,讓他們也成為了新來的人、外部的人。我必須承擔責任,如果那個時候我把他們打死,干就干,不干就不干。也許他們就不會在比待遇,也許他們就會干點事,所以我說根子在我。那么趙福才、盧麗英、李會青、劉覓文作為集團的老干部、老職工,這么跟新人比待遇,根本不符合大午集團干部職工的品質。2月24號,董事長在三會的群里發了一篇老師的工作總結,通篇就是反映大午醫院,劉總在群里就說,引發所有的醫護人員讓大家討論拿出整改意見。晚上監事長找到我說,你打算怎么辦?我說,我同意劉總的意見,讓大家對照自己查找自己的問題。監事長十分銳利的說,石寒,你要反思,你到大午醫院以后,醫院是好了,是壞了?你到大午醫院以后是進步了還是后退了?你到大午醫院以后這種反映是多少了,還是少了?我無法回答。

我覺得大家剛剛反映的問題,都是大家說的心里話,學校的老師還在給我留面子,還在鼓勵醫院,還說有好的地方。董事長還在給我留面子,為什么出現這些問題?根子仍然在我,我相信大家都不愿意跟我反映問題。包括集團的高層領導,都犯怵跟我說這些事,是因為我聽不進去!

2月26號,晚上監事長給我打電話說,你找靳鳳羽吧,靳鳳羽帶著她的婆婆到村里的診所去看病,感到羞恥,靳鳳羽都不給你說。我找到靳老師家,了解了這個問題。我又找到了大午醫院心內科的楊啟明大夫,我問他,我們怎么會是這個樣子?怎么不給人家做治療就把人家推出去,楊大夫說,依我們現在醫院的條件,不具備敢不治療。我們檢驗缺少項目,我們的藥品也不夠等等。我說,為什么診所里都能給她點藥,讓她緩解痛苦,為什么我們不能給點藥。他說,真是不敢用藥,用藥人就得出危險,后果不堪設想。如果說是我們的老人呢?我們就看著她痛苦難受?就不能給她點藥嗎?不能,違背治療原則,我說,所有的問題我承擔,治死了這個人我承擔,能不能治一治。不能,真得違背治療原則。

我算個什么?醫生瞧不起我,我請來的這是什么醫生,我承擔責任都不行。所以醫院根本就不干事,沒有人承擔責任,拿著錢不敢擔責任,什么高薪聘請,什么技術,還不如找一點敢負責任的,技術稍微差一點的人,這個問題仍然在我,我沒有去管理他們。說真心話,我怵他們,這一年來我在維護他們。因為建新醫院我覺得需要大夫,需要好大夫。這一年來我壓力也很大,也感覺勢單立孤,特別的孤單,老同事們已經不珍惜自己十幾年的工齡了,要去和外邊的人比一比,新來的職工不想擔責任,只想拿高薪。而我又沒去管他們,實際上縱容他們。所以,根子在我。

我已經向集團申請了處理,工資下降50%,退出我的社保。我申請了對自己的處理以后,組織了院長辦公會,形成了幾條決議:第一、從3月2號開始,進行為期10天的停業整頓,整頓期間除李保田、李云光、劉寶光以外,所有的人工資發放80%;第二、盧麗英、李會青、劉覓文退出社保;第三、楊啟明工作重大失誤,停職檢查,工資發放50%。所以,在整頓期間,大家不要再顧及我的面子。

我希望大家走進醫院。我知道大家都在關注醫院,非常希望醫院能建好,你說我們缺病源嗎?我們有7000多學生,4000多職工,我們根本不缺病源,我們缺的是怎樣去為職工和學生服務。是根本就沒有服務,是根本就沒有用心服務。所以,我們這段時間整頓是推門整頓,我真心的希望大家能走進我們醫院去,今天在這發言的同事,我由衷地感謝,這個膿包早晚要捅破,早一天比晚一天好,我也希望沒有發言的同事們,發現了什么問題,告訴我。楊啟明丟了我們所有人的臉,我也給大家丟了臉,在座的人對大午醫院充滿了期待,對我報著很大的希望,我沒有做好,請大家幫助我。

學員趙福才:

石寒院長說她臉紅,我現在在出汗。

首先感謝今天同學們提出的意見和建議。張明煥校長說他曾經“聞過則惱”,張平總經理說她是“聞過則哭”,我是“聞過則煩”,總之不愿意聽到不好的聲音,有時候知道自己錯了,也接受不了。

通過這幾天的反思和反省,總監找我談話之后,我感到身上輕松了。自己身上的膿包被捅破了,早捅破比晚捅破強。

楊啟明大夫的案例,開始我不太清楚,聽到反映,也沒有往心里去。通過這幾天反思,我不懷疑楊大夫的技術,但我懷疑他后來的處理方式。他沒有給病人及時處理,也沒有給病人及家屬一些安慰。得知靳處長到村里去拿藥,我感到很丟人。

能說我們的醫生比村里的醫生差嗎?我不認為我們的醫生差。村里沒有設備,我們這兒有設備,為什么靳處長去村里拿藥?就是因為我們沒有做及時的處理,沒有患者和家屬以應有的安慰。這是一個心態問題,是敢不敢擔責任的問題。總監講過一句話,而且寫在了我們的展板上,“病人進門,醫院全責”,但這種理念沒有融入到每個人心里去,沒有關注病人家屬的心情。

石院長說這件事由她負責,其實我要負主要責任,因為一級醫院主要是我在管理,這個責任我來承擔。我要求整頓期間,我的工資下調50%,聽從集團公司的處理。

對于學校師生反映的問題,以前也有過,隨著學生的增多,以后的問題可能增多,責任就在我們。為什么?如果學生來了,順利地把病看了,心情挺舒暢,他會有意見?既然學生有意見,證明是我們做的不到位。

我要從思想上反思。以前的事情我負責任,一級醫院的事情我負完全責任。大家有意見,或者心理不平衡,隨時可以找我,我會及時處理。如果我處理不了,我會和幾位院長溝通,我的電話24小時開機,號碼是13833235922。

學員梁沖前:

我是大午醫院的梁沖前,也是高薪群體中的一員。今天大家說的案例,雖然沒有發生在我身上,但我也覺得臉紅、心跳。我們確實丟人,給醫院造成了很大的影響。

我來大午醫院,不是隨隨便便就來的,而是已經認可了大午醫院,也認可集團的理念。我準備在這兒大干一場的,大午醫院是我們的平臺,集團更是我們的平臺。如果失去了這個平臺,我們什么都不是,也失去了存在的價值。

集團花高薪把我們聘請來,但我們做的事很少很少。我對不起集團和醫院對我的栽培。

我們為什么沒有得到大家的認可?這個問題值得反思。同時,我們希望大家不要把大夫當成什么專家,或者覺得醫生很神圣,然后自覺不自覺的疏遠我們。我們都是普通人,希望大家給我們一個機會,給我們一個平臺,給我們一個重生的機會。希望大家以后看我們的行動,監督我們,批判我們,幫助我們,但不要拋棄我們。

我希望大家去大午醫院看病,即使不看病,也請多去轉一轉,找找我們的缺點和錯誤,時時監督我們,然后指出來,我們會感謝大家的。

班長劉平點評:

我不認可趙福才的發言,趙福才對楊大夫的技術不懷疑,我非常懷疑。

我認為你們的技術就是趕不上村里的診所,為什么?這么多學生、職工、家屬為什么都去村里看病?這不是技術問題嗎?

我身邊也有這樣的例子。比如我婆婆在這看病、拿藥,覺得醫院人員的態度很不好,而村里診所的態度好,決定下次還去;我父親生病時,在這兒輸液,好幾天也沒好,后來也去了別的診所;我自己前段時間在醫院拍片,大夫說沒問題,結果北京醫院的大夫從這張片子里看出了問題。到了這個地步,難道我們還要講什么面子?坦率地說,我懷疑你們,懷疑你們的技術,你們也別自己糊弄自己。

醫院到了這個地步,我也有責任。因為我常常在各級會議上說,你們有一流的技術,一流的設備。其實我們是硬件真硬,軟件真軟!

石寒院長在拉票會和選舉大會上說,要做好醫院,不惜多幾道皺紋,多幾根白發。我聽了很不舒服,集團做事業的干部,哪個不是拼命拼出來的?誰在乎多幾道皺紋、多幾根白發?

醫院一直就是大鍋飯。我現在問問醫院,你們有沒有干部值班制度,趙院長你為什么不值班?集團任何一個公司的干部都值班,憑什么醫院不值班?

醫院去年虧了,誰買單?咱們不在乎虧了多少,只要患者認可醫院,集團都可以買單。但現在醫院不但虧了錢,還趕走了病人,掙來了罵名。集團憑什么給醫院買單?

這次停業整頓,是監事長的決定。如果讓我處理的話,醫院應該關門,干部都應該撤職!這次整頓,醫院的干部員工的工資都下降百分之多少,只有兩位李院長和劉院長不降,我覺得你們的工資也應該跟著降。為什么?因為我們看的是長遠,你們不是來打工的,而是一起干事業來了,是來幫助大午醫院的。既然有這個情懷,就應該跟醫院的醫護人員同進退。現在把你們獨立出去,實際上是把你們當成了外人。

靳鳳羽處長談到了她的老人的無助,請問醫院的院長、大夫,如果是你的老人,你會這么處理嗎?如果發燒的是你的孩子,你會推出去嗎?我們的學生現在近8000人,這些學生到大午醫院就醫,難道是沖著大午醫院的聲譽來的嗎?不是!人家到這里求學,是沖著大午集團的聲譽來的,是沖著大午學校的聲譽來的。集團有醫院,人家才在這里看病。結果醫院把學生推出去,如果是你的孩子,你舍得嗎?是你的孫子、孫女,你舍得嗎?將心比心,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不該整頓你們嗎?

集團的誠信和務實精神,大午醫院有嗎?比如藥費,咱們這賣的藥比別的地方貴,還有人反映說用了藥,不管用。那么,醫院進的藥是不是真藥?有沒有商業回扣行為?即便是真藥,也沒有收回扣,藥比別的地方貴,醫院的競爭力在哪里?

我們的干部都是批出來的,醫院是服務單位,所以干部值班、技術考核等基礎管理,醫院幾乎都沒有。醫院的現狀,就是吃大鍋飯吃出來的。所以我首先批石寒,要務實,不要務虛;趙院長也不要當老好人,如果繼續下去,醫院會毀你們手里,集團的聲譽也得毀在你們手里。今天大家的發言,還給你們留了面子,要面子有什么用?只會害了你們。

我記得監事長在種禽講過話,讓種禽的干部不唯上、不唯書、不唯命、只唯實,這句話我同樣送給醫院。不唯上,就是不要看領導,要看學生的病好了沒有,看工人的家屬來這看病了沒有;不唯書,別只看書本。我去年到醫院拿藥,大夫說拿藥去,旁邊坐了個小護士,她說在手機上查查這個藥。我當下就火了,在手機上查,用得著你查嗎?只唯實,醫院現在務實嗎?如果真能做到實,就不會說出“技術很精湛”的話來,現在誰認可你們?

大鍋飯必須打破,醫生就得憑業績說話。醫院現在只有一個門診,應該有兩個、三個,要像職工給干部投票一樣,想讓誰看就讓誰看。病人認可你,這才是真本事。打破大鍋飯,一是從思想上進行整頓,二是從體制上進行調整,三職工們可以重新選擇,重新擇業。誰沒挨過批?我的檢查最多,但我受益最大。

我聽說監事長為了醫院,幾天幾夜都睡不著覺,我很心疼他。六十多歲的老人為你們費心、生氣,不值得。我希望醫院以石寒院長為首,包括兩位李院長、劉院長,能夠端正心態,迅速扭轉醫院的局面,不辜負大家的期望。

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,對待別人的老人,要像對待自己的老人一樣。這次我帶溫泉的干部出去,批評了幾位干部,因為他們只顧著自己玩,沒有幫助同行的老人和孩子,這是品德不夠。

醫院的醫生是非常可敬的,同時也是非常可怕的,大家怕那些庸醫,怕那些不負責任的醫生,怕那些自以為是的醫生,怕那些不拿人命當回事的醫生。這些醫生,都是缺德的醫生。

顧問孫二午點評:

前幾天和朋友吃飯,聽朋友說有一種酸可以治白頭發,我問是不是葉酸,朋友說是。我給咱們醫院打了個電話,問有葉酸嗎?醫院回答說沒有,原來有,賣完了。

后來我出差,從高碑店到淶水的路上,我問了兩家藥店,想買點葉酸。第一家是個小店,有葉酸,2塊錢一瓶,是孕婦用的;第二家也有葉酸,8塊錢一瓶,也是孕婦吃的。

路邊普通的小藥店就有葉酸,而且兩家都有,咱們的醫院沒有。為什么?我們的常備藥是這種狀況,讓我心里發涼。

前段時間聽晏玉香說學校要搞個醫務室,想招標,聽她一說,我的心就涼了。為什么要招標?因為大午醫院要搬進新的大樓里。我心里非常難受,本來咱們有一級醫院,難道三級醫院開業后,一級醫院就沒了?

我和趙福才私人關系很不錯,但我想問問,這個大醫院和你趙院長有什么關系?在三級醫院,你能夠干什么?弄得學校還要單獨搞醫務室,還要招標,晏玉香覺得招標學校還能掙十萬塊錢。可這不是掙錢的事,咱們本來有醫務室,發展成了一級醫院,也仍然是為職工和學生服務的,現在大醫院建成了,醫務室就沒了,這是什么道理?

一級醫院建成后,趙福才就不坐診了,是自己養老還是真老了?大家去醫院,都是新來的小女孩給大家看病。她們對集團不熟悉,大家對她們也不熟悉,彼此缺乏同事間的信任,也缺乏同事間的感情,這服務能到位嗎?

我在和朋友吃飯的時候,聊到了醫院和學校。我說大午集團干了兩件功德無量的事,一是教育,讓孩子們成為棟梁,讓沒出息的人變成有出息的人,特別是品德方面,沒有太廢的孩子;二是醫療,醫生救死扶傷,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。但現在我們的醫院出了問題,而且沒有人為醫院的問題負責。

拿常備藥的問題來說,如果是自己開診所,藥沒有了,是不是很快就會購進?在別的藥店里,顧客來了,服務員會馬上站起來,問你要點什么,而且會非常熱心地給你介紹,咱們有這種服務嗎?為什么出現這種情況?我認為是沒有壓力,沒有考核造成的。醫院成了“皇家”的,集團有錢,不管醫院的經營狀況如何,都是要什么就給什么,這不是“皇家”的嗎?

咱們一級醫院從開業那天起,每年都有虧損。當然,這也是為了發展,為以后鋪路,技術好也罷,不好也罷,只要認真做好服務,贏得口碑,前期虧損不是什么問題,集團也虧得起。可現在是什么樣子?口碑很差。

要做好一個企業,就像蓋大樓一樣,必須把基礎打好。硬件硬,軟件更要硬。現在這么多人跑到村里拿藥,醫院的干部必須反思。咱們講“病人進門,醫院全責”,那就意味著要承擔責任。患者來了,醫生不敢或者不想承擔責任,我都覺得臉紅。人要有良心!

我的態度是,能干就干,不能干,該干嘛干嘛去。集團本來做的是功德無量的事,憑什么讓醫院給集團掙罵名?

醫院發展到現在這種狀況,根子在哪?我也要承擔責任。如果早為醫院存在的問題而大動干戈,醫院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。為什么以前沒整頓?大家都怕得罪人啊,可大家都怕得罪人,醫院還有發展嗎?有意見了,該提就提,這才是大午集團的作風。

我覺得這次整頓是非常必要,說實話已經有點晚了。

同時,在醫院整頓的時候,大家也要對照自己,找找自己的問題,發現問題就趕緊改。集團所有的行業,包括制造業和養殖業,都是服務行業,服務不到位,一樣會給集團掙罵。大家一定要警惕,要深思。

輔導員孫大午點評:

一、石寒說過,誰也不愿意去醫院,誰也離不開醫院。我們投資這么多,醫院團隊對將來整個集團的影響非常大。所以大家必須得關心醫院,支持醫院。如何關心和支持?就是批評他們,甚至是罵他們。如果醫院的團隊中有道德低下的人,就要把他找出來,因為這些人坑你、害你,還破壞了集團的名聲,對于這樣的人,決不能客氣。

新建單位肯定泥沙俱下。我們集團有錢,即使一個病人都沒有,十幾、二十萬的工資照樣開,但你做了錯事、壞事,責任誰擔?我希望石寒院長下大力氣整頓現在的團隊。石寒沒當過一把手,今天她的話沒有觸及關鍵,大家提了這么多問題,說了這么多案例,必須得追查這些案例涉及的醫生、護士。怎么追查?調查案例發生的時間、地點、接診人員、護理人員,讓這些人說清楚,為什么這樣接診?為什么這樣護理?這些都要查清楚,該承擔什么責任,就得讓他承擔!

同時,我們還要調查,發生這些案例時,還有誰在場。因為在場的人如果沒有立場,明知這樣接診不對,這樣護理不對,卻默不做聲,不說實話,那這樣的人就是同謀!今天我問梁沖前:你也是高薪聘請來的,楊大夫這樣接診,沒丟你的臉嗎?你敢跟楊大夫說“你這樣做,連我的臉都丟了”嗎?不敢。說句公道話都不敢,大家怎么會尊重你?

今天醫院的人都來了,四五十人,這中間有幾個好人?大家可能都覺得自己是好人,可好人看到這么丟人的事,看到他們這么接診,能不說句公道話嗎?今天你們都聽到了學校的反映,知道集團很多人都不去大午醫院看病了。這種局面的形成,跟你沒關系嗎?跟其他醫生、護士、辦公室人員沒有關系嗎?好人不站出來,這個團隊就會整體滅亡。

醫院現在已經開始整改,但我對醫院的六個整改組長說,我看不到一點希望,因為你們沒有人說句話。整改不是讓你做檢查,而是把存在的問題找出來,把有問題的人找出來,再拿出解決問題的方案。比如今天大家提出的案例,問題已經有了,那就要找出有問題的人,這些都找到了,就要討論一個解決方案。這個方案不要僅僅是處罰,而是要拿出辦法,防止今后再出現類似問題。

大午醫院損失很大,不僅是資金上的損失,更嚴重的是損失了資金,掙來了罵名。再這樣下去,三甲醫院就沒必要開業。集團雖然有錢,但也絕不能弄一堆糞,招來一群蒼蠅,然后讓別人罵大午集團!

趙福才說整頓期間工資發50%,說這話不臉紅嗎?梁沖前說給一個機會,可機會在哪呢?你們賠了錢,集團可以擔責任,你們看錯了病,集團還可以擔責任,但你們看病不符合程序,還弄虛作假,欺騙病人,這個責任也要集團承擔嗎?你們要有點正氣,有點良心。醫院團隊中肯定有好人,但你們要站出來,今天哪怕只有三五個人站出來,我對醫院團隊就抱有希望。

李保田和劉寶光兩位副院長的認識不錯,但仍然不愿意或者不敢得罪人,也不愿意承認大午醫院的問題這么嚴重。比如我說,我們設備不全,各科室不全,大病看不了或者根本不看就推出去;小病又不正經看,沒看好一個。李保田院長說,監事長,也不能這么說,我們還是看好了一些人的。我說,你們看好一些人,也是瞎貓碰上了死老鼠。我知道大午醫院的醫生怎么看病,兩個學生去醫院,大夫看都不看,給的藥都是一樣的,兩袋感冒沖劑加一袋板藍根。如果這樣把學生的病看好了,算不算瞎貓碰上了死老鼠?

我們不要怕丟人,如果大午醫院再這么騙人家,我會把這些都公布出來,不要讓別人到這兒看病,來的人越少越好,最好一個人也別來!我們自己人都不到大午醫院看病,能叫人家來看病嗎?來的人越多,名聲越差。

大家聽到了今天這些案例,我覺得遠遠不是這些。因為問題反映到我這里,說明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了。我原來確實不知道,董事長轉發了員工對醫院的意見以后,又遇到了靳鳳羽處長婆婆看病的事,秘書處的四五個人說,我們都不去醫院了,你還到那去?聽聽,大午醫院的口碑差到了何種程度!

大午集團肯定有希望,因為各單位都蒸蒸日上,大家在以命相搏,可大午醫院在做什么?我不能說對大午醫院不抱希望,只要這個團隊里有三五個人敢站出來,有正氣,這個團隊就有希望,這個單位就有希望,關鍵是要有敢于承擔責任的人。事情到了這個程度,要是你們還互相袒護,互相掩蓋,那就真沒有希望了。

楊大夫把病人推出去,就是不想擔責任。你要知道,高工資本來就意味著高風險,責任大。現在集團給你承擔,石寒給你承擔,還是不肯救治病人,我覺得楊大夫沒有把石寒當院長看,或者干脆就是耍無賴!

二、劉平今天講的挺好,你要幫助石寒,整頓醫院團隊。整改期間,醫院所有人員工資暫緩發放。集團不在乎花多少錢,但要花個明白。如果是為了病人著想,低價為病人看病,或者干脆就是義診,花多少錢集團也不在乎,因為我們至少可以贏得患者的信任,贏得口碑。可現在呢,你們對得起集團嗎?醫院已經停業兩天了,到底討論出什么結果,別說空話、套話,要落實到人。學習會上大家提到的案例,要一個個的對號查找。其他人也可以指認他們,說清楚事情發生的時間、地點、經過,匯總到秘書處,咱們將來也開這么個專題會,公開處理。

大家對醫院這么不滿,是因為大午醫院傷害了大家的感情,敗壞了集團幾千人的信譽。我以前給你們講過:1、病人進門,醫院全責。“醫院全責”并不是哪個大夫或護士承擔全部責任,而是大午集團負責;2、我去檢查的時候,你們讓我先去北京檢查。因為這件事,我曾經非常正式地給你們講過,該如何處理,一定要有程序,有步驟,做好起碼的服務,決不能冷冰冰地把病人推出去。可你們沒有當回事,還是把病人往外推,而且接診不符合程序,更沒有服務到位。

最讓人痛心的是醫院的老同事,趙福才,你為什么不值班,為什么不在診室?高高在上,不接地氣。我們希望老同事能夠善始善終,在這里退休養老,如果你不珍惜自己的崗位,那就誰也不欠誰,集團不欠你什么。

 

(整理自3月3日干部骨干培訓學習會內容)

秘書處整理


上一篇: 2017年2月8日青年干部骨干培訓班——學員發言及點評  下一篇:2017年4月16日青年骨干干部培訓班發言及點評
回頂部
Copyright  ?  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  All Rights Reserved  冀ICP備08100592號-1  網站建設:三金網絡  
国产美女精品自在线拍-在线亚洲中文精品